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对专制国家的强烈的疏离让作者在八十年代早期
2018-12-14
对专制国家的强烈的疏离让作者在八十年代早期深入到中

教育部写作组在修改文稿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毛泽东在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期间同“四人帮”部分成员的一次谈话记录。针对他们的“两个估计”,毛泽东发表了一段重要意见。毛泽东指出:17年的估价不要讲得过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执行了错误的路线,不是大多数人,是一少部分人。多数知识分子还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执行封、修路线的还是少数人。“四人帮”当时严密封锁了毛泽东的这些重要指示,没有向与会同志传达。

教育科学文化事业,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旺、人民的富裕。然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教育战线成为重灾区,科技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许多知识分子受迫害。在一系列不重视科学教育文化事业错误思想的影响之下,科学文化工作者的积极性受到严重的挫伤,科学文化事业同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很不适应,中国的科学技术同世界先进水平本来已经缩小的差距又被拉大。

邓小平十分重视教育科技这一关乎国计民生的伟大事业,自告奋勇抓科学、教育,表示愿当大家的“后勤部长”。科教方面的改革得以率先启动。

1977年8月8日,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发表了题为《关于科学和教育工作的几点意见》的讲话,着重谈了六个问题,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对新中国成立后教育战线17年的估计问题。邓小平肯定17年间教育战线的主导方面是红线,指出“无论是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还是从事教育工作的,都是劳动者”,“知识分子的名誉要恢复”。这个著名的“八八讲话”,为教育科技界翻了案,为知识分子平了反。

1985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大大推动了广大科技界和全国广大人民、广大青年钻研科学技术的热潮,揭开了我国科技工作历史上新的一页。

在教育方面,对“文化大革命”前17年教育工作所谓“两个估计”的批判、对高等学校招生制度的改革,调动了亿万学生和广大教师的积极性,迅速扭转了林彪、“四人帮”造成的严重混乱局面,实现了教育领域的拨乱反正。

在文艺方面,对所谓“文艺黑线专政”论予以否定,一大批遭到林彪、“四人帮”长期禁锢的优秀电影、戏曲和其他中外作品又重新与群众见面,各种文艺创作逐步活跃,出现了一批受到群众欢迎的好作品,整个文艺园地百花齐放的繁荣前景已经在望。

社会科学研究围绕历史经验的总结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问题的探讨,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的指引下,日益走向兴盛。新闻、电视和出版事业的发展生动活泼,欣欣向荣。卫生、体育和其他各项文化工作,都有了重要的成就。

“两个估计”是1971年8月“四人帮”修改定稿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中提出来的,其内容是:“文化大革命”前17年,教育战线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是“黑线专政”;知识分子的大多数,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两个估计”对新中国建立后17年的教育工作作了全盘否定,极大地挫伤了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影响了教育事业的发展。粉碎“四人帮”后,教育战线的面貌仍无改观。很明显,要实现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推翻“两个估计”势在必行。

1977年8月8日,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对17年的教育和教师队伍作出充分肯定的估计。邓小平说:

对全国教育战线十七年的工作怎样估计?我看,主导方面是红线。应当肯定,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不管是科学工作者还是教育工作者,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努力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特别是教育工作者,他们的劳动更辛苦。现在差不多各条战线的骨干力量,大都是建国以后我们自己培养的,特别是前十几年培养出来的。如果对十七年不作这样的估计,就无法解释我们所取得的一切成就了。(《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对1971年作出“两个估计”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邓小平提出了尖锐批评,予以根本否定。1977年9月3日,《人民日报》记者邀请6位出席过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省部级科教工作负责人进行座谈。大家一致认为,1971年那个《纪要》要不得。“两个估计”严重挫伤了广大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成为教育战线前进和发展的最大障碍。为此,《人民日报》记者专门写了内参稿

邓小平看过这份内参后,于1977年9月19日上午,在接见教育部主要负责人时,提出教育战线要拨乱反正。他指出:

最近《人民日报》记者找了六位参加过一九七一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同志座谈,写了一份材料,讲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产生的经过,很可以看看。《纪要》是姚文元修改,张春桥定稿的。当时不少人对这个《纪要》有意见。《人民日报》记者写的这份材料说明了问题的真相。

建国后的十七年,包括知识分子比较集中的战线,都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路线占主导地位,唯独你们教育战线不是这样,能说得通吗?《纪要》是毛泽东同志画了圈的。毛泽东同志画了圈,不等于说里面就没有是非问题了。我们不能简单地处理。

《纪要》引用了毛泽东同志的一些话,有许多是断章取义的。《纪要》里还塞进了不少“四人帮”的东西。对这个《纪要》要进行批判,划清是非界限。我们要准确地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体系。”

邓小平还亲自组织和指导了批判“两个估计”文章的写作。邓小平最初设想如同1975年整顿时那样搞“汇报提纲”,提出方针、措施。1977年7月29日、8月1日,邓小平同方毅、刘西尧谈话,提出:教育方面要写个汇报提纲,尽可能快。越早越好,不要拖。邓小平对汇报提纲的内容,即教育战线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要点,作了全面指示。他说:

提法要适当,具体措施要有好多条才行。对教育战线十七年的估计,基本上用毛主席的话,知识分子绝大多数是好的。“四人帮”另搞一套,说知识分子是“臭老九”。劳动人民都要知识化嘛。如果照“四人帮”的说法,到了共产主义,人们岂不都成了“臭老九”吗?(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决策恢复高考讲话谈话批示集(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二月)》,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

在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期间,邓小平改变了最初的设想,要求马上组织写文章,重点放在批判“两个估计”上。教育部迅速行动起来,决定由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李琦组织写作班子,起草批判文章。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刘西尧前后主持召开五次党组扩大会议进行讨论,还征求了有关单位一些同志的意见,并一次又一次送请胡乔木修改。邓小平对这篇近两万字的文章逐字逐句审看了四遍,提出了许多关键性的修改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史纲》,海南出版社2002年版)

教育部写作组在修改文稿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毛泽东在197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期间同“四人帮”部分成员的一次谈话记录。针对他们的“两个估计”,毛泽东发表了一段重要意见。毛泽东指出:17年的估价不要讲得过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执行了错误的路线,不是大多数人,是一少部分人。多数知识分子还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执行封、修路线的还是少数人。“四人帮”当时严密封锁了毛泽东的这些重要指示,没有向与会同志传达。教育部党组即向胡乔木请示,决定将当年毛泽东对教育战线和知识分子的这番评价写进批判文章中。

这里,我们受权向全党和全国人民郑重地宣告:就在一九七一年夏季“四人帮”把十七年抹得一团漆黑的时候,我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针锋相对地批驳了他们的谬论。毛主席指示的精神是:

“一年土、三年不认爹和娘”,就是爱面子,当人的面不认,背地还是认的,只不过有资产阶级思想,过后还是要认的。

毛主席还说:人家是教师,还要尊重他嘛。一讲不对就批评。哪能都讲对呀,讲不对没关系。讲错了没关系,大家共同研究,怎么能一下子都讲对,不可能嘛。

毛主席的指示是多么好啊!这就是毛主席关于教育战线形势和知识分子状况的根本估计。非常明显,毛主席的估计和“四人帮”的“估计”完全对立,这种对立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尖锐斗争的反映。我们要高举毛主席的旗帜,就必须大力宣传毛主席的估计,彻底粉碎“四人帮”的反革命“估计”。

批判“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的文章,经邓小平于1977年11月7日审定批发,在11月18日的《人民日报》第一版上刊登出来。《红旗》杂志1977年第12期和《人民教育》杂志1977年第11期全文刊载。新华社在1977年11月18日发了通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教育战线的一场大论战》是揭批“四人帮”斗争中第一篇重头文章。文章强调了推翻“两个估计”的必要性,指出“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在粉碎

以后的今天,它仍然束缚着教育工作者和知识分子的革命积极性,阻碍着教育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早出人才、多出人才的进程”。文章披露了1971年召开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时毛泽东指示的精神,又以大量的事实说明,新中国成立后的17年间,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教育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有力地批驳了“四人帮”的“两个估计”。文章发表后,教育战线掀起了批判“两个估计”的热潮。意识形态领域各部门、其他各条战线也都结合自身的情况,掀起了揭批“四人帮”的高潮。

《五十四种孤单:中国孤宿人群口述实录》是一部来自底层的命运之书,是54位孤宿老人的口述人生,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老龄化时代的宝贵经验。

我一共见到了七百多个孤寡老人,近距离接触了六十多个采访对象,和十几个孤寡老人交成了朋友,并且准备向几位老人学习星相命理学和心意拳。采访他们,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我原来以为福利院里的孤寡老人都是贫病弱集中的可怜一类,相信在城市里生活的很多人都和我有同样的看法。但是真正深入以后,我发现这里面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我们认为的因为残疾和贫弱而孤寡的只占其中很少一部分。里面有很多身怀绝技的人,还有梦想家。有一位孤寡老人,他把所有能募捐来的钱用来修路、在荒山上种植果林;心意拳大师陈同林八十岁了,却一直在传承中国文化,每天带弟子;还有一个秦传刚,他追踪毛泽东的足迹,骑自行车跑了二十多个省份。他们让我吃惊、敬佩和汗颜。

我特别想说说那些没有能力的无助生命,他们没有后代,凭着什么几十年活下来?我们在福利院看不到过多的悲戚,喝一点散酒,或者家长里短吵架拌嘴,他们争执一点一点小利益,让你感觉他们还活得有滋有味。我们听说过太多生命的坚韧,活着的伟大这样的陈词滥调,我无法在他们的身上寻找到这些。

承受。命运让你流产了不能生孩子,时代让人贫穷娶不了老婆,事故让你受了伤无人嫁你,孩子落水死了,老婆喝了农药

所有这些遭遇,撞到一个弱小的人物身上,但是生命没停止,怎么办?他们只有承受。能承受要承受,不能承受也要承受。

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年华,但是还有一口气,就承受着。承受着,就要吃饭、晒太阳、发生争执,开怀大笑。

上一篇:没有了